後移動支付時代:微信支付不再以 KPI 論增長

發布人:微信群      發布時間:2019-08-07 14:23:132784

在日前舉辦的微信支付“88媒體開放日”上,微信支付事業群副總裁耿志軍對外公布該産品在發展方向上的階段變化。而在這之前,微信支付團隊主要按KPI來推動業務發展。

  在日前舉辦的微信支付“88媒體開放日”上,微信支付事業群副總裁耿志軍對外公布該産品在發展方向上的階段變化。而在這之前,微信支付團隊主要按KPI來推動業務發展。


  
  這樣的調整,既是微信支付團隊的主動變革,也是後移動支付時代精細化運營趨勢使然。同時,這也是微信支付踐行公司新使命“科技向善”的具體體現。
  
  微信支付的多項數據表現都不俗。目前,微信支付的日均總交易量超10億次,連接5000萬個體商戶與商家。同時,微信支付也已經滲透到36個大行業以及100多個細分行業。總體來說,微信支付已經基本做到國民全覆蓋。這也意味着,它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高速增長。
  
  不過,事情的發展并沒有那麼絕對。随着技術的發展、場景的滲透、新場景的開發,交易筆數還會大幅增長。
  
  耿志軍坦言,以前認為這個市場已經接近尾聲,甚至已經到了飽和的狀态,但是沒想到2019年還有大幅度的增長。他判斷,今年中國人每天的消費筆數可能會增長到20-22億次。明年這個數字可能還在增長。
  
  在增長上,微信支付主要從兩個方向出發:一是與行業結合,這讓其進入另一個空間;二是原有場景的疊代,以及新場景的挖掘,這為其打開了另一扇門。
  
  更懂商業
  
  微信龐大的用戶規模、社交流量、熟人關系鍊,這些都是微信支付可以調用的優質資源,也是它的核心競争力。同時,不下場做商業經營,不對傳統行業“指手畫腳”,不需要商家分享數據,也為定位數字助手的騰訊赢得了很多盟友。
  
  但是随着整個商業環境的變化,從消費互聯網轉向産業互聯網,也意味着微信支付要向更深的商業經營領域滲透。微信支付逐漸更懂商業,将貢獻它在後移動支付時代的增長。
  
  可以深入行業的微信支付分,成為微信支付2019年中戰略的“重頭戲”之一。
  
  微信支付分是基于微信支付大數據,對用戶身份特質、支付行為、守約曆史的綜合計算分值。目前,微信支付分已經正式上線,逐步覆蓋共享設備免押租借、無人貨櫃自助購買、網約車先乘後付、物流快遞先寄後付、酒店免押預定、娛樂設備先玩後付、醫院輪椅陪護床免押租賃等場景。微信團隊還表示,上線3個月至今,已為用戶節省押金超過百億。
  
  相比而言,推出四年的芝麻信用已經進入上百個場景。以此對照,微信支付分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而與芝麻信用分不同的是,微信支付分更加強調對線下市場的開拓。
  
  微信支付拓展服務的另一個方式,是通過智能硬件連接小程序、公衆号、卡券、營銷、數據分析等服務,來深入到商業經營領域。
  
  為此,微信支付将于8月推出搭載掃碼器、雙面屏的青蛙Pro。該産品的一大亮點是“刷臉即會員”解決方案,其中還支持小程序會員。目前,方案已經在佳田、美宜佳等商戶門店中試點。微信支付行業應用副總經理郭潤增介紹,過去一年微信支付刷臉設備鋪設了數千台,主要是采用贈送的方式。考慮到安全性、場景便利性以及硬件成本,門店智能設備還沒到大範圍走向市場的時候。
  
  不過,微信支付認為智能設備的發展大有可為。在耿志軍看來,智能設備可以解決場景裡的經營問題;其次還可以植入微信能力,能夠讓每一台硬件設備擁有類似手機的概念,實現與微信的無縫連接。在微信支付的構想裡,線上一台機線下一台機,青蛙并不是簡單為了刷臉支付而存在。“這是我們真正做智能硬件的方向。”
  
  微信支付産品負責人葉娃認為,這還涉及到收銀設備和傳統行業的變革。從接入收銀系統到二維碼收款再到刷臉智能設備,收單迎來了它的第三個發展階段。這個刷臉設備不隻是TO C收錢,還可以TO B把供應鍊端、客戶管理端連接起來。軟硬件結合,軟件能力雲端升級,實現智慧經營。
  
  在刷臉設備方面,外界經常将微信支付的青蛙系列,與支付寶的蜻蜓系列做比較。目前,支付寶并未公布鋪設的數量。但是從兩家設備的命名上,似乎已經能夠看到暗藏的戰火。
  
  完全覆蓋場景
  
  智慧零售、餐飲、出行,這樣體量大的行業,是微信支付智慧生活一直重點關注領域。微信支付分的開放、刷臉智能設備的鋪設,都有利于其走向更多的場景。除此之外,醫療、教育等行業,微信支付也已經有很大程度的滲透。
  
  微信支付已經有足夠大的規模和密度,如何保證接下來的增長,也體現在對原有場景的疊代優化,以及對新場景的挖掘打造。就這一點,他們已經摸清一條有迹可循的鍊路。
  
  從微信團隊的描述來看,這就是一個“從外到内,再從内到外”的過程。簡單來說,前期要聽取用戶和商家的訴求和建議來打造産品,然後再提煉和打磨成一個符合适用于各行各業的組件。另外一種方式是,企業或服務商先按照自己的需要打造産品,微信支付覺得好的産品會按照自己的方式再做一遍,然後再回饋到市場。這是一個不斷平衡企業訴求和用戶體驗的過程。
  
  鋪設二維碼的過程中,微信支付就得到很多靈感。葉娃表示,他們最早的啟發是來自非常有經驗的KA客戶,然後再把研發出來的産品覆蓋到中小商家,會發現不同類别的場景裡又會有不同的訴求。比如,一個賣生鮮水果的商家,在收款後希望送顧客一個蔥或蘋果。
  
  而微信支付推出的“好友即會員”也是來自真實的生活場景。據耿志軍講述,有一次團隊去潮汕團建,他們看到路邊小攤位上立着一個牌子,寫着掃碼加好友有折扣。加了好友後,可以看到老闆在朋友圈發的新貨,也可以通過這種方式獲得優惠。
  
  智慧交通領域,也擁有很大的市場空間。在高速路上可以看到忘帶現金,下車四處敲門求助的車主。對于高速收費這一剛性痛點,ETC已經是微信支付持續推進的方案。同時,微信支付還将在高速服務區試點引入智慧加油、智慧洗車、智慧停車等一系列車主相關服務。目前,每月使用微信支付的車主超過1.3億。
  
  出租車發票也存在優化空間,下車忘記索要發票,就無法報銷。今年5月,微信支付與深圳市交通運輸局、國家稅務總局深圳市稅務局合作推出全國首個出租車智慧出行平台“出租車助手”小程序。乘客使用微信支付付款後可通過小程序開具、保存發票,還可通過小程序對司機進行評價、快速尋回失物。上線至今“出租車助手”小程序已覆蓋深圳全部2.2萬輛出租車,4.1萬出租車司機都在使用,累計為90萬人次提供服務,共開出了超過30萬張電子發票。
  
  此外,微信支付還推出了親屬卡、停機繳費、24小時自助餐飲櫃等場景服務。微信支付要做的不僅是覆蓋完現有場景,還是未來所有場景的完全覆蓋。而這一過程中,需要用戶、服務商、政府共創生态。
  
  用微信的理念發展
  
  無論微信支付推出何種服務,提高商家的經營效率,提升用戶體驗和便利性,這都是它的第一邏輯。而這背後,指引微信支付發展的是微信的産品理念和哲學。從微信團隊的回答,也可以看到貫穿其中的微信事業群總裁張小龍的觀點。
  
  因為附着在微信上,微信支付相比其他支付工具,有了更多對人性的洞察,也更懂用戶。有一個例子是,一位使用無感停車服務的車主将車牌綁到了妻子的微信上,去哪裡扣款後都會直接發到對方手機上。對于洩露隐私這一問題,微信支付也很敏感的把它解決了。另外,像“好友即會員”,也是對日常交易行為的敏銳捕捉。微信是線下交友的映射,微信支付則是對線下交易的映射。
  
  微信理念的一緻性,也必然要求微信支付更多談産品、體驗。在微信公開課上,張小龍曾多次談及“用完即走”的觀點,這是一個效率工具的本質結果。如果你提供的服務有價值解決了痛點,用戶自然會再回來。微信支付也将這一理念完全運用到産品的發展中。
  
  在刷臉設備是否要推廣一事上,微信支付也完全參照了微信的早年做法。張小龍曾表示,“一個新的産品沒有獲得一個自然的增長曲線,我們就不應該去推廣它。”在郭潤增看來,刷臉設備沒法自發增長的時候,不會花大力硬推,而是努力嘗試,看是否能被市場接受。如果證明确實有價值,商家就會來要這個東西。
  
  不過,微信也決定了微信支付的發展節奏。做一個有溫度的産品,不談KPI談OKR,更多也是來自微信的要求。這件事到底意味着什麼,微信團隊也在慢慢摸索。
  
  “以前發布一個産品的時候,會考慮能有幾千萬用戶,産生多少交易,”耿志軍表示現在不是了,“現在更多考慮的還是産品有沒有意思,是不是讓你眼前一亮,這個産品出來之後口碑怎麼樣,甚至老闆會看外部的口碑來判斷産品好壞。”他們也在适應這種變化。
  
  微信支付分的發展也是按着微信的節奏。“我們做産品一般不太看其他産品的節奏怎麼樣,我們隻看自己的産品需要到哪個節點上。”葉娃表示,微信支付不會因為要做一個新用的東西,才着急推出産品。而是有了這個能力以後,可以更好的服務用戶,便利用戶在交易場景中的體驗。整個推廣、發布和開放的節奏,也是根據場景和便利度一步一步地釋放出去。“就跟最早做微信支付也是一樣的,整個生态推動我們在走,不是我們想怎麼樣,”微信支付運營中心副總經理雷茂鋒說道。
  
  張小龍曾解釋過微信理念一緻性的重要性。一個好的産品需要一以貫之的理念,多個理念會導緻這個産品走向不同的方向。除了用完即走,去中心化也是微信所堅持的,而微信支付與服務商、生态夥伴合作時也是這樣的方式。

微信營銷推薦更多...

登錄

微信登錄

手機登錄

忘記密碼?

沒有賬号?點擊 注冊

注冊

賬号注冊

獲取驗證碼

已有賬号?點擊

找回密碼

找回密碼

獲取驗證碼

已有賬号?點擊